疾病产生和治疗的过程   最新更新!


 

 

00 树皮-000

       《黄帝内经·灵兰秘典论》将人体的六脏六腑以政府官职作比喻,指出心在十二脏中的主宰地位,强调“主明则下安”,“主不明则十二官危”的重要作用。

 

       李辛老师同样提出“治神”为养生之本,疾病是从精神、信息层面开始出现问题,那么治疗也当从精神、信息层面开始。具体如何呢?请听李辛老师娓娓道来~~

 

治神

 

        疾病,先是从生命无形的部分,从精神、信息的层面开始出问题;第二个阶段,到气的部分,能量格局和运行规律发生紊乱;第三个阶段,到有形的疾病层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就像现代社会,国家出一个政策,这就是一个念头呀,一个念头变成了一个文件;那么,社会的文化取向,资金流、信息流、物流都马上会变化,对不对?这个就是第二个层次;然后有的企业发展起来了,有的企业就要生病了,然后再作用到具体的某一个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,一个人如果得了很重的病,绝对不是因为某种单一因素引起,突然得的,绝对是五年、十年,甚至是花了三十年、四十年的时间来得这样一个病,就这样一点一点,最后是沿着精神-能量-形体的次序扩散、固化。最后,所有的层次都出现问题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远古的时期,对于神的层面有特定的治疗方法。像扁鹊、华佗、孙思邈这些大医,他们本身既是医生,又是有修行、在修炼的人,或者是道家或者佛家人物。因为有修炼,能体会到无形的层面,能够与这个层面交流互通,在合适的节点来调整这个部分。这样的中医,具有“治神”的能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们现代社会中也还隐约保留着有这种能力的医生和类似的方法。比如,我们有烦恼、疑惑、纠结时,这就是疾病的第一个阶段。有的人可能会到宗教场所,西方可能会去教堂去尝试化解问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前几个月,我们在法国的一条天主教的朝圣之路走过近一个月。西方的教堂是针对大众的,教化和接引大众,给人们一个回归和静心的机会。在古代的大教堂里,有一个区域是留给需要面对自己和至高者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路上,我们在修道院住过,修道院是教士自己修炼的地方。他们告诉我,神父也分成几种,有讲课的神父,也有修炼静心的神父,就是修士,通过修炼,学习作为卑微者的聆听,聆听至高的声音,来自本源的启示,纯洁人的心。

 

交感

 

        针灸的时候,这根针插在你身体里,你的身体既不能吸收它,它也不会像冰棍儿一样融化,没有任何物质成分进入,对不对?那它怎么来帮助你呢?

 

        它能帮助我们改变能量的线路。就像一个交通警察,北京三环堵得最厉害的时候,可能国贸得安排三个警察来疏导,那就是三根针。京承高速路口放一个警察,那就是扎一根针,这根针放在那里是干什么呢?放在那里,就是一个引导的力量,调节流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桌上这盆花有什么作用呢?按现在的科学头脑,它没有什么作用。因为这是一个教室,我们在讲课,和这个花有什么关系啊?

 

        这个花有它的力量,不管我们在这里,还是不在这里,它会发挥作用。即使到了半夜,这个花跟教室里所有这些东西,也在一一交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交感。这个字我再写一遍,大家要去体会这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们现代人熟悉的是交换,你给我一个桃子,我还你一个梨子。什么是交感?有没有这样的体会,本来还挺安心的,某个人一靠近你,就觉得浑身燥热,心神不定。这就是交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本来挺好的,给一个朋友打电话,虽然没见到他,你也会觉得心烦意乱,甚至到了晚上,有关他的事和想法还是停不下来,这也是交感。我们会以为是自己脑筋停不下来,还有一种可能,是他停不下来,你们交感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甚至有时候,你想到某件事,或者某个人,你马上会进入某一种特别的神、气、形的状态,而且那个时候你的思想啊、你的感官啊,好像跟平时不一样。本来这棵树看着挺顺眼的,在那个状态就想要换掉!必须换!这个也是交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这些细微的人与人,人与物,人与自然的感应,这些思想、情感、欲望洪流之间的感应,就像空中的各种手机信号。可惜我们只关心有没有wifi无线信号,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无线联通是时时刻刻、细细密密地在交流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能量和信息,或者能量和精神的交换互通,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。我们如果不留意,不去体会,就全都过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们每天就是生活在天平的这边(意、志),只是在转脑子。如果一个人只会转脑子,跟电脑没有区别,甚至还不如电脑。好的电脑还能整理磁盘碎片,还能升级、杀毒、云储存,人反而不太容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人之不同于机器,在天平另一边(精神魂魄)这个部分,跟天地万物交感。健康、疾病,更多在于交感出了问题。吃燕窝就是补吗?补就是吃燕窝、吃人参、吃绿豆、吃百合吗?如果这样去理解中医的话,真是太可惜了。

 

不敢自欺

 

        中国人常说的正气,还有浩气长存,浩然之气,和缓之气,从容之气,这是什么东西?

 

        比如有时候,当我觉得自己有点心胸狭窄,有点心智涣散的时候,会跟有“精气神”的朋友靠近一下,喝茶聊天走走路,我会感受到他们的浩然之气、心地光明……,慢慢自己也会离这个状态近一些,回归一下。这就是大补!交感就是这个东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再比如说,你觉得有了问题,烦恼很大,到底要不要买房子?要不要送孩子出国?上华德福还是上传统学校?思前想后,就是我们意志过用的状态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当你不断思考,而不能决断的时候,就是张仲景在《伤寒论》里描述的状态:反复颠倒,心中懊恼。“懊”就是懊悔,后悔做错了,“恼”就是烦恼,别人看不出,但实际里边已经起变化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任何时候,面对任何选择,不管是吃哪种汉堡,还是要跟谁结婚,只要你处在这个状态下,古人叫做“临事不能决”。“不能决”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,而且只会用后天志意来分析比较判断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鸿门宴上,项伯把那块玉佩拿出来的时候,项羽在那里反复颠倒心中懊恼,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寒热往来。长期不会用心,忽略自己和别人内心的感受,就会走到过用志意的状态,那就离那个本来就在、对你最合适的那个结果——远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个人经验,如果你对一件事情一直在犹豫,在思考,我就知道,目前自己的心智程序错误了,应当切换,不行就放一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怎么切换呢?我们学习华德福、学习中医、学习传统就是一个切换,为什么呢?因为它给我们一个更开阔的眼光和世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长期的、围绕在我们身边的驯服、暗示和教育,长期的对物质需求和具体目标的专注、执取,使得我们的心智受困,甚至变成类似条件反射一样的简单的“赞成/反对”模式。这是心智成长的失败,是精神愚昧的显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网络中大量的评论都在这个水平。不管是对日本、对印度、对中美关系,还是吃素、吃狗肉、医患关系,乃至地域攻击,香港购物,我们看到的大量表达,只是条件反射似的发泄,而不是源于对真实世界的观察,清晰审慎的思考,建设性的支持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心智受困的结果,只能处理眼前一点点小东西,生活当中一些最具象的东西,作为人生存需要最基本的东西。当然这个部分很重要,应该关注并处理好。但是,如果我们的精神,生命力只是在这样的小范围里旋转重复,无法展开,无法与更广阔的世界更深入的交感,这是对生命的浪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如果我们流连旋转在一个失中的念头当中,就像登上了开往失常的列车,由此开始由神到气到形的病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儒释道这么重视“惭愧之心”,先知道自己错了,才有惭愧之心。心念一转,神气也就转了,生命列车的方向也转了。这不是一个简单的,现代学者所谓的“中国的伦理道德”,这不是外在的强制标准。而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和负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们发现身体有大病的时候,已经是生命列车的方向错了很久了。但有一点一定要记得,心念随时有机会转回,心念一转,神气随时有机会复正,在每一个当下的人事对待中,我们都在有意无意识的或被动或主动的做出选择。所以,古人说“如临深渊、如履薄冰”,不敢自欺。

 

| 作者简介 |

李辛,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临床专业毕业,天津中医学院心身医学硕士。师从国家级名老中医宋祚民先生,擅长方药,针灸,静坐和精神分析。现任上海自道-熙和堂诊所顾问,北京东源文际医疗顾问,平源堂整合医学中心顾问,瑞士自然疗法专职工作者协会(ASCA)继续教育项目讲师。

 

李辛个人空间: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2634895847/main

 

来源:希彦馆微信号,图片来自网络/编辑整理:微键